踡成一团睡觉

【反逆白黑】真正离开

题目瞎起的

ooc预警

这是一把想捅,没捅好的刀,希望大家多给反馈,我好多多改进。

原本想写把刀报复下社会(吃了太多刀子),结果发现自己就是个渣渣,这功力写刀真是。。。唉

正式开始写文才发现太太们都说天使,写篇文章真不容易,原本这两只就超难把握,想写出自己的思路更难啊。以及我以后再也不抱怨太太们坑品不好了,因为我估计会更差(别打我)

下面正文:

朱雀再次睁开眼时眼前是一片熟悉的黑暗,他立刻朝身边望去,鲁鲁修还躺在他的身边,似乎是被他的动作弄醒,他轻轻抚上朱雀的脸颊,“怎么了?又做噩梦了?”。朱雀忍不住抓住他的手,望着他在黑夜中依然璀璨深邃的紫眸,终于忍不住狠狠吻上他的唇,似野兽般粗暴的撕咬,疯狂地掠夺他唇中的甘甜,“这不够,这远远不够”,他这样想着,忍不住将鲁鲁修禁锢在身下,牢牢锁死在自己的怀中,他放开了他的唇,急切地吻着鲁鲁修的眉,眼睛,脸颊,锁骨,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确认鲁鲁修的存在,他忍不住收紧拥抱鲁鲁修的双臂,甚至听到骨骼的咯吱声,似乎这样才能填补他内心毫无尽头的空缺,才不会让怀里的人离去,他颤抖地拥抱着鲁鲁修,似想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,最后忍不住把自己埋在鲁鲁修的颈窝,嘶哑地哭泣。

鲁鲁修伸出双手轻轻的回应他,他一只手抚摸着朱雀宽阔的脊背,一只手忍不住抚上他柔软的卷发,带到朱雀渐渐平静,他再次轻轻问道:“怎么了朱雀?”他听到朱雀在他耳边嘶哑的说:“鲁鲁修,我不想让你死。”鲁鲁修抚摸他发丝的手稍稍顿了一下,“怎么了,我们不都说好了吗?”

他轻柔地抚摸着朱雀,安抚着着他的情绪,吐出的话语却残忍至极:“明天将会是一切都结束的时候。”朱雀忍不住抬起头来望着他的眼睛,那一汪深紫简直温柔到令人绝望。你答应过的,朱雀,朱雀听到他轻轻地说,你答应过的,一字一句,咬字清晰,如铁烙般焊在他的心上,是的,我记得,他心想,我都答应过你,我答应你亲手杀死你,我答应你作为zero活下去,我答应你替你温柔地看护这个世界,可是,鲁鲁修,这真的好难,我做不到,也一点不想做到。

清晨,鲁鲁修帮他整理zero的衣领,他默默地看着鲁鲁修灵巧白皙的双手,心想这是第几次了,对,他陷入这份苦难的轮回已经不止一次了。他还记得他那次在高台上举起长剑刺穿鲁鲁修的身体,他记得鲁鲁修半拥抱着他,鲜红的血在面具上划下,长长的血印拖曳出血红十字,似一场献祭仪式的完成,从此定死于十字架之上。那之后他近乎被夺去一切,但又似紧凭着那无法放下的执念牢抓着一丝什么,到底抓到了什么,恐怕他自己也不清楚,但就是不愿放手,他不愿相信鲁鲁修已真的离去,他情愿逼迫自己相信那只是一场噩梦,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鲁鲁修的遗体,他不知道该如何举起那沉重的头盔,但他不能放任自己沉湎于此,人们还需要英雄,战后的重建需要英雄来主持,战后新秩序的建立需要英雄来指导,而zero却长期销声匿迹,朱雀觉得自己没法承担这份责任,他无法拿起那沉重的头盔,他将自己关在黑暗之中,在大脑的嗡鸣声中他看到了躺在自己身边的鲁鲁修,巨大的惊喜包围了他,哪怕这只是梦境他也忍不住沉浸在这份甘甜里。他更惊喜地发现这似是真实的经历,这真的是鲁鲁修,他能触摸到他,能亲吻他,能拥抱他,能向他诉说曾经无法说出口的感情,但他很快就发现命运似乎永远都不愿意放过捉弄他,他又回到了零镇的前一夜。他需要再次拿起剑,再次杀死自己的爱人。一次次重逢的喜悦和死亡的伤痛的交替简直令人绝望,他看到鲁鲁修一次次溅出的鲜血,看到他一次又一次在他的身边倒下,他甚至都不应该去伸手扶他一下,拥抱着他,让他死在自己怀里。当他被这无数次的轮回纠缠时,忍不住尝试着改变,忍不住在零镇后脱下面具,忍不住在举起剑时把剑放下,忍不住在零镇的前一晚把鲁鲁修拐走逃掉,但他面临的不仅仅是鲁鲁修愤怒的斥责,还有第二天到来时再次的轮回。

朱雀当真不知道该怎么做,他无法放开鲁鲁修,他亦无法挣开这不变的束缚。

现在鲁鲁修帮他打完领带,轻轻抚上他的肩膀,他望进朱雀的双眼:“你会实现我们的愿望吧,朱雀。”朱雀不知道该做何回答,他至今为止也没有做到他的诺言,鲁鲁修上前温柔地抱住他,朱雀温柔地回应着,他听到鲁鲁修在他的耳边说,“已经这么多次了朱雀,你当真不愿实现我们的愿望吗?”朱雀搂在鲁鲁修腰部的手忍不住一紧,“你知道,你一直——”,“我已把我所有的一切都托付给你了,朱雀,”鲁鲁修并没有回答他,“我的所有。”他重新与朱雀对视,“你会做到对吧?”

那一日朱雀再次举起长剑时没有再犹豫,长剑贯穿鲁鲁修的胸膛,那一刻,他似乎感受到什么似乎终于离他远去。世界终于正常向前运转,原来我还没能做好真正杀死你的准备,朱雀想到,我没有办法放你离开,没有办法真正接受你离开的事实,接下你留下的责任,于是你的牺牲不能见效,这世界便被我的这份执念卡住不能向前,你也无法得到最后的安宁。

你将你的一切托付于我,我只有杀死你,接下你的责任才能得到完整的你,同时,你也夺去了我的一切。我杀死了你,也杀死了我自己,我接受了你的离开,也就接受了我的死亡。

朱雀带上了zero的面具。鲁鲁修.v.布里塔尼亚和枢木朱雀已尽归死亡,只留虚无(zero)行走于世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是这样打的吗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快生贺了还捅刀,我有罪,我忏悔,不过原来答应了要捅刀,所以还是要发这篇的。保证雀仔生日那天上甜文。

评论(1)

热度(11)